墨上千年

唯爱江晚吟。
吃all澄。
懒癌患者。

灰烬㈢

曦澄终于见面了!
羡澄持续掉线中……
狼人羡×吸血鬼澄
人类涣×血族澄
————————————————————
    轻柔的风穿过密林,细细的拂过叶梢,几缕顽皮的发丝随风飞舞,轻盈的双翼翻飞,江澄在林间穿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月亮洒下清辉,夜色如诗。

    江澄收起双翼,落在一片荼靡花海之中收起双翼,漫步花中比在沉闷的宴会好多了,花香浓郁掩盖了江澄的味道,魏无羡暂时不会找来,几个猎人有魏无羡就够了,而江澄随手摘着花想着‘这里还不错’

    花浪拍在江澄身上,江澄抬眸望去勾起了嘴角“有意思,去看看”随即舒展双翼向某处飞去。

    蓝曦臣笑了笑‘希望我赌对了’“温宗主野心不小啊”。“你都知道了”?蓝曦状似无意的踏着步子“我知道你想杀了我挑起圣战,可惜其他家族的行动都失败了吧,杀了我又有什么用呢,即使蓝家想开战其他家族也不会同意的”。“那可不一定,你死了其他家族毕然会疑心,到时我在加以煽动,你觉得他们会不同意”。“我当然不会怀疑温氏的实力,可要是我没死呢”。说完温柔一笑,冲向了血族。方才他便发现了先前那名血族,温氏果然带着他。

    朔月架上吸血鬼的脖子不过花了几秒钟,等温若寒反应过来己经迟了“蓝曦臣你干什么”!蓝曦臣状似不解到“我杀妖类有什么错吗”?温若寒被气的不轻,其余温家人没有命令根本不敢动手,这可是宗主的大计谁也负不起责任。

    空气似乎凝固,一滴冷汗划落‘难道我赌错了’这时温若寒动了他一步步走向蓝曦臣“你以为你杀了这个吸血鬼,我就没办法杀你了吗”。蓝曦臣只觉空气似乎有形艰难的开口“当然不,要杀我当然很容易,可如果不是妖杀的温宗主如何开战”。说完大口喘息着,“天真”。浮叶出鞘亳不留情的挥向蓝曦臣当然吸血鬼会先死。

    剑气斩来,蓝曦臣毫不犹豫的挡在血族前面,没了压制的吸血鬼袭向挡在身前的蓝曦臣,蓝曦臣努力让自己镇定‘一定要来呀!’一阵狂风袭来吹散了剑气,吸血鬼也被掀飞,树枝吱呀作响。

    月光倾泻在飘飞的墨发上,华贵的紫衣折射出惑人的银光,身后的双翼掀起股股气流,蓝曦臣愣愣的看着眼前意气风发的少年就此难忘。

    江澄落到那名血族面前,看到他的情况皱了皱眉,一掌拍在他的头上,那名血族伸长利爪拼命挣扎着,几秒后吸血鬼跪了下来“殿下”!江澄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嗯”。然后走到蓝曦臣面前看向温若寒“你想挑起圣战?嗯?”
    温若寒不以为意“毛头小子,不想死就滚远点”!江澄面色阴沉下来他最讨厌被人看不起了“你找死”!紫电滋滋作响直接抽向了温若寒,三毒随后攻去,浮叶挡开紫电又挥向三毒,江澄震惊的瞪大了双眼,被掀飞了出去。

    双翼急速拍开稳住了身形,江澄怒了三毒飞起散成数剑,若是仔细还能看到其中的紫色电光,浮叶快速游动竟是全部接下了,浮叶勾起三毒甩了出去,擦过江澄钉进了他身后的树中。“我看你身份挺高还是自己滚吧”。语气中满是嘲讽。一丝粘稠从脸上缓缓流下“啊啊啊!!!你竟敢伤我,找死”!

    双翼展开,血红的纹路好似活了过来,双眸透露出邪魅的红光,在江澄的影响下四周草木亦染上了血色,温氏人意识到不对己经太迟了,冷酷而又绝情的嗓音迎接他们入地狱“欢迎来到我的领域蝶舞”血色的蝶,飘摇飞旋美仑美奂,如果不危险的话。

    蓝曦臣呆呆的看着被彩蝶环绕的江澄‘真美呀’既使剧毒也想要去触碰。江澄似有所感望向蓝曦臣见他呆呆的模样,竟是有些可爱“喂,清醒一点,在打架呢”。

    蝶舞命陨,温氏之人一个个倒下,温若寒有心去救奈何飞蝶数量太多似乎根本不会少,浮叶斩出一招又一招的凌厉剑式‘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耗不住,要破了他的领域’

  “啊,打什么”。突然回过神来的蓝曦臣握着朔月左右张望,“噗,你真有意思”。江澄轻笑月光也黯淡几分,蓝曦臣觉得脸有些烫‘我是不是生病了’

    破空声层层逼近,三毒轻易的挡住了剑锋,“在我的领域,袭击我可不太管用”。“是吗”。声音是从别的地方传来的,江澄迅速离开,还是晚了一步,爆炸结结实实的炸在他身上,江澄闷哼一声显然受伤不轻,整个领域随之震荡。

    蓝曦臣第一时间扶住了江澄,鲜血流到了他的手上,江澄的背上严重受伤,尽管在快速恢复依然十分恐怖,浮叶又从各处飞来朔月灵力大放挥散了分剑重重的与浮叶撞击,倒飞了出去。紫电护主自动显形护住了二人。

    浮叶飞回温若寒手中灵力大盛,运起浮叶温若寒狠狠的斩向虚空,三毒挡下一斩双剑对质,灵力肆意冲击,整个领域摇摇欲坠,终于三毒横飞了出去,浮叶直接斩在领域之上。蝶舞破碎成化成片片飞花,鲜血从江澄嘴角流下诡异的美丽。

    浮叶再次挥动,这次拦住它的是朔月。
 
 

灰烬㈡(重重修版)

感谢花花的帮助 @花想容.
狼人羡×吸血鬼澄
人类涣×血族澄
————————————————————
    鲜血溅落在地,为黑色的森林染上别样的色彩,一场厮杀悄无声息的上演着。

    尸体堆积满地,各种姿势的都有,有人的尸体也有妖类的尸体。当最后一只吸血鬼颓然倒地,层层束缚将他禁锢在地,不得逃脱。蓝曦臣本希望吸引香而来的妖类能助他逃跑,只可惜被温逐流发现并及时掐灭了引香,使得蓝曦臣逃跑的难度又提高了一层。引香:其点燃后特殊的气味可吸引妖类。

    温逐流甩掉佩剑上的血液,转头看着依旧镇定自若的蓝曦臣,口气揶揄道:“看来蓝宗主并不是像流言里说的一般无用嘛”。

    众所周知,四大家族之一的姑苏蓝氏的大少爷是个什么也不会的废物,连一丝灵力也无,更不会使用强大的法器,每次夜猎都从不出手,反而需要别人保护。但是他弟弟蓝忘机却与他哥哥有着天壤之别,小小年纪便灵力强盛,更是收服了十大法器之一的避尘剑,所有人都以为蓝忘机会当上蓝氏的宗主之位,却没想到确是蓝曦臣这个废物当上了蓝氏宗主,暗地里不知有多少人嘲笑蓝氏有个废物宗主,只会躲到他弟弟身后。

    温逐流提着那名被捉住的血族,走到蓝曦臣面前,不顾吸血鬼的拼命挣扎,将其扔在蓝曦臣面前,温逐流邪笑着看着蓝曦臣猛的拉过他的手腕,在腕上划了一刀,蓝曦臣只觉腕上一痛,低头一看,手腕瞬间血流如注,而趴到在地的吸血鬼嗅到血腥味不自觉的爬向蓝曦臣。

    这时蓝曦臣不恐反笑道:“你们这是打算挑起第二次圣战吗?”。温逐流听闻一惊,温晁更是惊的大喊:“废物你胡说什么!”。

    蓝曦臣倒是亳不在意的笑着,仿佛流血的不是他似的,继续说道“胡说?我可不是胡说,如果你们只是要杀我又何必要在寂幽森林里面,还要大费周章的让妖类来杀我呢,我猜你们不只是要抓我一个,温晁一起跟过来是为了证明此事与温氏无关,是吗?而我们死于妖类之手,各个家族必然会对妖类出手,温氏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讨伐妖类了吧,不过你们在其它家族的行动都失败了吧,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废物”。看着温晁等人发白的脸色,蓝曦臣知道自己猜对了。

  “你果然不是一无是处”。温晁笑着看着蓝曦臣“那你也应该明白,今天你一定要死!”。温晁的嘴边挂着残忍的笑意,可惜他们并没有发现从刚才开始就出现在蓝曦臣右手中的缕缕浅蓝色光丝,正是这疏忽,使得现在的形式反转。

    蓝曦臣勾起嘴角“吸血鬼先生,还不动手吗?”温晁听了,不禁大笑“废物就是废物!那只吸血鬼被绑,怎么可……怎么回事!!”温晁震惊的看着突然冲来的血族,若不是温逐流反应快,提前带着他跳到远处,恐怕他已经血溅当场了。

    温晁看向蓝曦臣,只见蓝光一闪,本来困着蓝曦臣的束缚被轻易的破碎,脱困后的蓝曦臣往温晁的方向跑去,温氏等人已经从震惊中清醒,及时跑去救下了温晁,牵制住了蓝曦臣。

    这边温逐流分出神来看了蓝曦臣一眼,这次他已经无法震定了“朔月?!你怎么会有第一法器!”。此时牵制蓝曦臣的人少了一半,蓝曦臣笑着看着他们“不错,你们还有点眼力,这把剑确实是朔月,我也不是什么废物,只不过我的灵力都被被朔月吸收了,我第一次用威力不太清楚呢。”。说着“一不小心”轰碎了温氏一人,其余温氏的人也被蓝曦臣给吓得不敢上前,一时间阵脚大乱。

    温逐流明白败局已定,咬牙切齿的看着蓝曦臣,一扬手洒出一把红色的粉末,转身向温晁跑去,吸血鬼一时不查,吸入了不少的粉末,一时理智仿佛都没有,唯剩下自身的本能,向有血腥气的地方冲。

  ‘糟糕!我手上的伤口’看到温逐流撒出粉末蓝曦臣就瞬间觉得不对劲,果然,吸血鬼开始不正常了,无奈只好先应战吸血鬼,把温氏先放一放。

  利爪与朔月碰撞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一击将血族击退,朔月又顺势割破了两个人的喉咙,轻轻抬手,正欲逃走的温晁倒在了地上,慌乱中,一枚信号弹在天空中炸开,温逐流也接着倒下。

  ‘该死,现在只能先逃了。’看着天空绽开的烟火蓝曦臣暗了暗眼神,转身用灵力震开了众人后,蓝曦臣毫不犹豫的向森林深处跑去。

  “好一个蓝家大少爷!果真是小看你了!”。看着绚烂的烟火温若寒的心情可不太好,之前蓝曦臣猜的不错,温氏的形动失败,现在蓝曦臣又跑了,温若寒已经怒火中烧,点了一批人进入了幽寂森林。

    蓝曦臣疯狂的向前奔跑着,耳边风声呼啸,而身后更是紧跟着的脚步声,无论蓝曦臣怎么努力向前跑,后面跟着的脚步声始终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忽然,朔月传给他一个危险的信号,前方不远处有股强大的妖类气息,联想到之前逃走的血族,蓝曦臣打算赌一把,他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怎么,打算放弃了?”。温若寒并未多想,只认为他不打算逃了,毕竟废物之名已深入人心。

    蓝曦臣只是看了看温氏的队伍,嘴角勾着让人摸不透的笑容。

灰烬㈠

本章蓝大没出场,私心打个top。
人物ooc,文笔一般
狼人羡×吸血鬼澄
人类涣×血族澄
—————————————————————
以下正文:

    幽深的黑色密林中,妖冶的红色轻轻摇曳,几缕暗香悬浮在空气中。
    吵闹的酒会中,江澄独自灌着红酒,今天是他的成人礼,同时也是确立他为血族王位继承人的晚宴,江枫眠为此遍邀所有妖类,但江澄一点也不高兴,他不喜欢朦胧的灯火,清冷的月光更适合他。“江澄,恭喜了”江澄抬头看去“魏无羡?恭喜?有什么好恭喜的。”魏无羡轻笑“今天过后你就是血族继承人了。"江澄轻晃酒杯“你难道不知道,比起王位我更喜欢自由。”魏无羡未答,江澄便又自顾自的说“如果你是吸血鬼就好了,以父亲对你的疼爱,王位就轮不到我了”。魏婴轻轻抱住他,好像一只偷腥的猫“江澄那本该是你的,” 我也是你的。
    宴会进行到高潮,“江澄,过来。”江澄听到江枫眠的声音,命令的语言让江澄很不爽,妖类多薄情,在他们漫长的岁月里情感不过占一小部分而己。
    江澄捏碎了酒杯,鲜血滴落在地上溅起妖冶的花,但他还是走向他的父亲。每个吸血鬼都需要进行血脉觉醒,觉醒的方法就是跟据血池的指引找到那个人,杀了他喝了他的血,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但血族坚持着千百年的族规。
    江澄一步步走着,每踏一步身上的威压便重,这是江枫眠在释放星汐素。星汐素血脉觉醒后产生的特殊气场,对血脉等级比自己低的血族有震慑作用。威压越来越强,但每进一步江澄的气势便增强一分,他明白这是考验,如果不能顶住他就沒有资格继承王位。大厅一时安静了下来,他们都想看看这个天才能走到哪一步。江澄五岁张开双翼,比正常血族早了两年,更重要的是张开双翼后一年觉醒了天赋领域。领域千个血族里都不一定有一个人有,每个领域都不同,只有领域之主才知道全貌。本来江澄的确是天才,直到魏婴的到来。
    压力越来越大,每一步地面上都会留下印记,所有人都以为江澄撑不住了,这时双翼一抖,江澄就那样顶着威压飞了过去,落在江枫眠身旁,微微喘气。江枫眠笑笑拍了拍江澄以示满意,有实力顾然重要但智慧同样重要,江澄速度很快使压力没增加多少,如果一直加压,江澄也迟早撑不住压力。置于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飞,如果不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就算飞过去了也不会有人信服。
    江枫眠刚招出血池,一只满身是血的蝙蝠跌在地上化成一个吸血鬼,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喊到“猎人来袭。”此言一出满座哗然,“猎人他们怎么会来!”“十多年来,我们都遵守着光明协约,他们是想干什么!“”难道他们要撕毁光明协约!”“……"。光明协约,十三年前,猎人以温氏为首向所有妖类发动了攻击,妖类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损伤惨重,幸而血族及时出手领导各族与其博斗,江枫眠也正是在那时认识魏婴父母的,那场战争被称为圣战,最终猎人与妖类两败俱伤签下了光明协约,妖类从此陷于黑夜,而光明给了人类。
    噪杂的声音,吵的江澄头疼”够了,都闭嘴,猎人如果要打来,你们这样有什么用。“说完转向江枫眠“父亲,我去看看”。然后双翼一拍飞了出去,江澄没有注意一滴血从他的指尖滑落,“江叔叔,我也去”。说完就追了出去。

—————————————————————
星汐素你们想到什么了吗。
偷偷告诉你那滴血毁了曦澄。
最后求评论,红心,小蓝手

【双杰】正反

  观音庙后五年,云梦江氏宗主江晚吟,夜猎时重伤身亡。云游在外的夷陵老祖闻讯赶回。
  一道绚丽的紫光划过,三毒深深的插进邯兽的死穴,邯兽凄吼着倒下了,三毒飞回支撑着江澄摇摇欲坠的身躯,一颗妖丹从邯兽倒下的身体中飞出,落入江澄手中,刚刚一番恶斗,虽然杀死了邯兽,但江澄也是深受重伤,一席紫衣上满是斑驳的血迹,伤口不断涌出鲜血,可是他己经无力止血了,江澄倒在地上,满天繁星便印入他的眼帘“想不到我最后还能看到这样一幅美景。”
  轻轻的拋起一枚银白色铜钱。那抹银白在江澄眼中翻转着,落入江澄手中,“你把我拉来就是为了给我看这个?”说着把那枚铜钱翻转几圈“也没什么特别吗。”魏无羡伸手把铜钱抢回“这可是我亲手做的,一面正,一面反,正面是桃花,反面是荷花。”江澄白了他一眼“所以你做这个干什么?”魏无羡兴奋的说“可以用来打赌啊,猜对正反的人赢”江澄看着沉浸在幻想中的魏无羡到“如果别人不跟你赌呢。”魏无羡无所谓的说“那我就输了呗。”江澄拍开魏无羡伸来的手“无聊,肯定没人跟你赌,那就是赶着输给你。”魏无羡到“正反两面概率是相同的”江澄拍开魏无羡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道“和你赌不就等于输了,我才不信你会好好赌”说完径自走了,魏无羡追上江澄“师妹,你这样说我好伤心啊~”江澄嫌弃到“死开,不准叫我师妹。”后来江澄还是和他赌了一次又一次,因为是他。
  莲花摇曳小棹泛轻舟,满池青莲埋葬少年悲喜。
  “你别修鬼道了不行吗!”“不行……”这是江澄第五次劝魏无羡了,可是他还是没答应,“你为什么非要修鬼道。”魏无羡未答,良久“阿澄,我们打个赌吧,赌一个密秘”话落,一抹银白翻转腾空,又骤然落下,突然一只素白的手接住了它,江澄打断了赌约,许久,你走吧江澄说,魏无羡沉默一会终是走了,江澄打开手掌,一束怒放的桃花,“魏婴……”开口却无言,铜钱掉落,两面桃花交织成一片光影。
  银白下坠,滚落在地,秘密魏无羡不会听了,他不会输了。“魏无羡,这是我最后一次输给你了。”三毒悲鸣,铮然剑断。
那日魏无羡,赶回云梦时,只见到了金凌,少年稚嫩的肩上担着太多责任,似乎下一秒就会被压垮。金凌捧着一个木盒,魏无羡颤抖的打开木盒,忽然抱着木盒失声痛哭,木盒中躺着一颗金丹,一枚铜钱,一张……遗书【我不会输给你了】,和断了的三毒。
   “可以让我去见他一面吗?”魏无羡小心翼翼的说,静默,银铃轻响,金凌转身离去“随你……”

  邯兽:其妖丹可使毫无根基之人与金丹完全融合,与修炼所得无异。

 

 
 
  清风吹动紫衣,“江澄…江澄真的是你吗?”魏无羡看着墓碑前的紫衣少年,他很想上前抱抱抱他,可又害怕戳破这泡沫般的梦幻,那是江澄,未经历过江氏被灭,射日之征的少年江澄,紫衣少年轻启薄唇,“魏公子,在下江惜,字不念。” 是了那个江澄早就被他毁了。“你为什么来这。”魏无羡的声音很轻,像在问少年,又似在问自己。少年面向墓碑“祭奠”曾经的自己。微风吹动剑穗,灵剑轻吟“这把剑叫什么。”“弃执”
  珍惜所有,不念失去。断三毒,弃执念。

  曾有人言,邯兽有回溯时光之能,因其百年难见,遂不知真假。

  正反输赢,铜钱即使铸为一体,两面所对的方向还是不同的,正如双杰,同道却终殊途。

【双杰】期年之语

夷陵岗上万鬼噬,心存期冀愿人归。
举杯对月人独酌,提笔难落旧思绪。
也曾少年乐无忧,一夕至亲故人去。
小棹轻舟泛几许,惊动满池轻菡萏。
紫电殺鬼修无言,只为寻得故人回。
刻骨执念难澄心,贪嗔痴念具是你。
己是爱恨两纠葛,如何能斩断三毒。
坞中莲花己重开,己可护你可否归。
树下提灯人不同,树上故人己难寻。
持笛十三载经年,依旧难断旧仇怨。
一朝重回不愿归,云梦双杰成故梦。
亲姊己去故人逝,余生唯余我一人。

乱葬岗围剿后江澄视角的双杰,心疼晚吟,愿伴他余生。